对面前的四名人类强者,在场的龙马联邦强者们没有半分的轻视。可以说,当时在战场上,如果不是唐舞麟和古月娜出现,仅凭两大首座根本奉制不住保红之母。所以.这次斗罗联邦不只有四大舰队来支援,在顶级战斗力方面,更是丝毫不逊色于龙马联邦这边。

而四大舰队爆发出的恐怖攻击,让这些在场的龙马联邦强者对斗罗联邦众人的尊敬更多了几分。

天龙首座看向唐舞麟,道:“首先, 我代表龙马联邦,向各位表示崇高的敬意。非常感谢斗罗联邦能够不计前嫌,前来我们这边支援,并且给予敌人重创。如果不是你们及时到来,比我们预料中更加强大的深红之域肯定已经打垮我们。’

唐舞麟道:“首座不用客气。我们现在同仇敌气,有着共同的敌人。当务之急还是分析一下眼前的情况,看看如何来应对接下来随时都有可能回来的强敌吧。”

天龙首隆苦笑道,“当时的情况。, 其实直到现在我都有些无法想象。在那么强大的攻市之下。微江域意然还能留存下来,风然看上去很不能定,但深红之母说她有创建神界的可能,那么,她多久会回来,就成为重我来说吧。”就在这时,凌梓晨突然打断了天龙首座的话,也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她的身上。

凌梓晨站起身,大有几分当仁不让的气势,沉声道:“这次我们斗罗联邦舰队的攻击计划是我制订的,我也最熟悉我们战舰的实力。虽然没有预料到最后的结局,但我应该能够猜测出目前深红之城的状态。”

此言一出,在场众强者顿时精神一振。最麻烦的就是不了解对手的情况,如果能够有效地分析,那显然要好得多。

凌梓晨目光从在场龙马联邦的强者们脸上扫过,接着说道:“深红之域确实要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强大。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深红之母其实做出了一个最为大胆的选择。

“我们第一、第三、第五、第七四大舰队的组合战舰主炮,威力极大,深红之域就算比我们预料中更强,实际上也是抵挡不住的。当时那种情况下,深红之域有几种应对办法,最为简单的就是集中全力正面承受。这也是我原本预判中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这样可以保证深红之域的完整性,就算被重创了,它也有卷土重来的可能。

“而当时,深红之母在第一时间返回深红之域,同时将她那边的所有强者全部召回,看上去也是要全力抵挡的样子。这和我原本的预判差不多。

“在我的预判中,另一种情况则是断尾求生,就是舍弃深红之域的一部分,分散逃遁。我们的主炮威力虽大,但在发射的过程中也不可能锁定所有存在。如果分散逃生的话,以深红之域当时的情况,应该会被我们消灭大部分。”

她刚说到这里,八臂神魔王忍不住打断道:“可事实和你的判断都不

一样。她怎么就要创建建神界了?”

凌梓晨道:“因为她选择了种最为凶险的方式。我甚至可以说,深红之母已经疯了。因为这样的方式,是承受我们攻击后有可能彻底被毁灭的啊方式当我们第一般队的主题表人深红之域的时候,她没有卸去半点力,而是全盘承受了下来,以自身的力量去吞噬我们的主炮的力量。而那时候,我们四大舰队的组合战舰主炮,威力之大无法想象,我们自己都无法计算出当时的爆炸威力。

“在那种情况下,深红之母却疯狂地将我们所有主炮的能量全部吞 嘴,从而让自身集中了全部的能量。当时她毁灭的可能性甚至是要大于坚持下来的可能性的。那种毁灭性的爆炸,应该足以将她摧毁。可是,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将所有的能量又重新凝聚在了一起。当时那种情况下, 其实整个深红之城已经是破损的,一切都是拼接在一一起的。我可以肯定的是,在深红之母完成对四大舰队主炮能量的吞噬后,在她坚持下来后,她那深红之域内所有的其他生命体都已经被毁灭了。真正残留下意识的,恐怕就只剩下她自己了。而且她受到的创伤很重,恐怕已经到了随时崩溃的边缘。”

听着凌梓晨这样的分析,在场的强者们脸色都开始变得好看了一些。原来深红之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还是面临了这样的危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还是胜利了?那她最后留下的话,只是虚张声势?”天马首座问道。

凌梓晨却缓缓摇头,沉声道:“不,

唐舞麟一直在听着波样展的讲述,她真的有可能再回来。”

听她说到这里,脑海中不禁浮现

出那曾经的战场上的“人间大炮”眼前这位,也是曾经不惜以自身为代价,发起毁灭性攻击的存子在啊!她成功了,至少成功了一半。我不能肯定,她是否能够创建神界。但是,她是真的将所有能量都带走了。最后的那一下吞噬,可以说是惊天动地。虽然她是我们的敌人,但我不得不说,她不但胆大包天,而且有着足够强大的运势,这才能完成这样的吞噬,带着能量离开。而四大主炮蕴含的能量,加上深红之域本身的能量,让她已经达到了准神王层次。单纯从能量的角度考虑,我觉得她说的是有可能实现的。也就是说,如果她还能回来的话,那么,她真的有可能成为一代神王,甚至让深红之域成为神界。对深红之城来说,死去的生命还可以重新创造,而这样一一个神界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将是灭顶之灾。尤其是这个有可能成为神王的存在,恐怕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她成为神王的可能性有多大?”天龙首座眉头紧皱着问道。

凌梓晨摇摇头,道:“不知道, 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但一定是有可能的。从最后那一下的控制力可以感受到,在大爆炸之中,她的神识不 但没有被毁灭,甚至还有可能更进一一步。深红之域这样的存在,本身就是以吞噬生存的,可以说,吞噬是深红之母的本能,也是天赋能力,所以她才敢在那样的情况下依旧选择全面吞噬。这是疯狂的,但也是一条捷径。如果她再次回来,恐怕真的会是神王层次的存在了。如果她回不来,那就是消亡于宇宙之中了。这两种可能性都有,但至于两者分别有多大可能,我判断不了。这就是我给出的对当时情况的判断。”

免费领取创业资料 ,请猛戳这里→点击查看